人気ブログランキング |

關於素質教育

  通識教育有兩種代表性模式[1]:一種是歐洲模式(也叫博雅教育),目的是培養紳士;另一種是美國模式(也叫普通教育),目的是培養合格公民。我國許多高校在積極推進通識教育,但尚未形成一個明確的目的。有的將它看成是通用平台知識教育,有的將它看成是素質教育,有的將它看成是常識教育。其實,通識教育體現的是教育價值理性,目的是將人(自然人)培養成“人”(社會人);專業教育體現的是教育的工具理性,目的是將人培養成“人力”。通識教育是對功利化的專業教育的一種糾正,更能體現教育本質[2]。

其實一開始我也像大多數家長一樣猶豫,畢竟迪士尼美語價格不便宜,又是在欣欣很小的時候就讓她接觸美語,看上去似乎並沒有多大用途(或者說一點扯吧)。但是我們真的低估小BB們的學習能力了。

它是關於人的“品質”的教育,對人才培養舉足輕重。歐洲和美國的通識教育已基本定型,基本上反映了他們的教育目的和教育價值觀。我國高校的通識教育缺乏系統思考與科學規劃,只停留在培養模式和課程體系的改革層面。有的盲目照搬美國大學的通識課程,造成水土不服;有的將一些常識性的課程簡單堆砌,形成一批“水”課。應該高度重視通識課程體系建設,形成核心課程,使其成為最能代表學校水平的課程。

迪士尼美語價格絕對對得起它的效果。

關於素質教育

  素質教育在我國推行了多年,但始終沒有成為一種公認的教育理念來指導教育實踐。問題的關鍵在於,沒有搞清楚素質教育的內涵到底是什么,以致產生了一些概念上的混亂或歧義。素質本身是一個很寬泛的概念,可以拓展至方方面面。德、智、體、美等,這是一種說法;知識、能力、素質,這又是一種說法。特別是後一種說法在高校內部或戰線內比較常見,似乎更能體現素質教育的重要地位。其實,正是這種說法,使得素質教育成了空中樓閣。一個人心智方面的素質,至少包括知識、能力、思想、境界,也就是知、行、思、德。素質怎么能和知識、能力成並列關系?教育本身就是文化活動,它包括知識教育、思維教育、方法教育和精神教育四個方面。與這四方面相對應,就是知識、思想、能力和境界四方面素質的提升。如果教育裏還包括了素質教育,那教育本身是什么?這豈不是悖論?時下的素質教育被簡單化為人文素質教育,人文素質教育被簡單化為人文知識教育,人文知識教育被簡單化為人文常識教育。素質教育的路越走越窄。素質教育是一種教育理念,但不應該是一種教育模式。

現在家庭都重視兒童英語學習能力,有些家庭甚至從孩子嬰幼兒時期就已經為他們報了各種英語學習課程,其中代表之一的迪士尼美語評價兩極分化,一邊是存在的反對聲音另一邊卻是用家們的高評價,那麼家長要不要選擇它呢。

關於德育教育

  我國高校德育教育實效問題一直是備受關切的問題,似乎始終沒有找到“良方”。當然,這一問題很複雜,關系到方方面面。但從高校內部來說,德育教育的“三化”傾向必須引起我們的高度重視。一是德育教育簡單化。將德育教育簡單化為思想政治教育,將思想政治教育簡單化為“兩課”教育。這反映了我們德育教育急於求成的心態。“吃到第8個饅頭就飽”和“只吃第8個饅頭”的效果截然不同。二是德育教育知識化。我們強調 “三進”(進教材、進課堂、進頭腦),但進了教材、進了課堂,就能進頭腦嗎?德靠養成,焉能教會?“昔孟母,擇鄰處”,這就是樸素的德育教育。三是德育教育孤立化。為了加強德育教育,我們不斷強化“德育教育體系”建設:專職隊伍、專門機構、專用載體等。形式上這是一種強化,其實是一種弱化,因為這使它從教育的主渠道孤立出來了。因為有專職隊伍、專門機構,所以廣大的非專職人員和非專門機構,可以心安理得地“只教書、不育人”了。無論你如何強化,在學生心目中“專職人員”的地位無論如何不能高於專業教授的地位,德育教育的課程總量也無法與專業課程相比擬。不克服“三化”傾向,德育教育的現狀的確很難改變。

如果家長問我迪士尼美語 好唔好,我只能答你看自己小朋友需要什麼。真心的迪士尼美語世界很易用及方便,即使不會英語的四大長老也能幫忙使用,full time mom便能有更多時間做自己的事。


タグ:
by romaine | 2018-09-21 12:46 | 教育

在葉聖陶語文旗幟下重新集結

《什麼是我們的母語——民國三大家論語文教育》 楊斌編選 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

  葉聖陶、夏丏尊、朱自清都是時代之子、教育志士,救亡圖存的時代浪潮是他們共同的生存語境,五四新文化運動是他們共同的精神血脈。我們今天除了向先賢們表示仰慕和敬意之外,是否還有必要從他們的語文教育思想中汲取營養和智慧?回答是肯定的。

學校提供教育的同時,我們往往忽視了學校是否具備一所學校所與之相符的資格,學校資格是與之相匹配的師資力量教育資源,如果最基本的達不到,孩子的學習便更難的得到保障,靠線下家長所報的各類補習班來彌補,剝奪了孩子的更多時間,也花去了家長的大量金錢,教育的倆大環境無非是家庭和學習環境即學校,無法保證前者但我們更該加強後者,將師資資源分配到位,同時教育介護也是重要的一點,看似無人問津的問題在得到重視後將防禦掉大量隱患。

  葉氏語文學派具有哪些共同的思想傾向、精神特質和語文主張呢?現代意識、文學底色、民族傳統是三面高揚的旗幟。

  學術研究的最大收獲,是獲取成果過程中的種種“發現”及相伴相隨的成功和喜悅。在探求葉聖陶語文教育觀的過程中,我深刻地體會到了這一點。我的理解是,葉氏語文觀不僅屬於葉聖陶,而且屬於和葉聖陶同聲相應、同氣相求的另外兩位民國語文大家——夏丏尊和朱自清。

  葉聖陶一生朋友很多,但是若論把個人情誼同學術志趣完美結合的朋友,可能非夏丏尊和朱自清莫屬。在葉聖陶長長的一生中,讓他曾經當眾大放悲聲的,只有夏丏尊和朱自清。1921年7月,葉聖陶在上海中國公學任教,結識了朱自清。1931年,任開明書店編輯,訂交夏丏尊。三人切磋砥礪,莫逆終生,成就一段杏壇佳話。夏丏尊1946年去世,倆人交誼15年。朱自清1948年病逝,雙方莫逆27載。在《葉聖陶集》中,懷念夏丏尊、朱自清的詩文有近20篇。不僅如此,葉聖陶和夏丏尊或朱自清合著的圖書達14種之多。“嚶其鳴矣,求其友聲。”老一輩學人之間,講究的是以文會友,以友輔仁。

如今是個安穩平和的年代,讀書成為孩子們的宿命是壓力也是一種幸運,學前教育更是提前打開更多孩子的思維,讓他們年紀輕輕看的更遠更高,新老舊輩也沒落下力爭上游,雖然這樣環境競爭壓力大,但是國家人才輩出,生活的根本才能提升。

葉聖陶和夏丏尊、朱自清之間深厚情誼的形成,既有他們性情敦厚、志趣相投的因素,也與他們的語文教育觀高度一致的契合分不開。這一點不僅表現在他們有眾多合著,同時也在他們的各自著述中清晰地表現出來。發軔於20世紀初葉的現代語文教育,是一場重大的教育變革。一路走來,面臨許多教育史上從未遇到過的難題,來自舊勢力的重重阻撓和前進途程中種種無法避免的現代化陷阱,都使得那一代語文人義無反顧地成為語文教育轉型的探求者和改革者。


by romaine | 2018-09-14 13:38 | 教育